今我来思

屋檐下面是江湖,屋檐上只有柔软的人心。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第5章 总觉得你想打我

 

       地球自转,时间无休,又到了周一早自习马嘉祺收作业的时刻。当他走到靠窗这排时,收到手里的作业明显夹带了私货,信封是粉色的。马嘉祺顺着那只像触电一样着急收回的手看过去,是个平日里甚是文静的女孩儿——6班团支书陈敏然,马尾柔顺的垂着,跟性格一样温和。

       怎么又来。马嘉祺默叹,但这回怎么着也不能用上回顺嘴秃噜出来的话了。

       “这是你的吗,装好了吧,英语作业是要直接交老师的。”

 

       粉红信封上画的爱心将内容昭然若揭般呈上,没想到被马嘉祺反手打了个稳准狠。小姑娘挺无措,也不知道该去伸手去拿还是该等他还,信封上的爱心仿佛都打了蔫儿。

       赵然在旁边撑着脑袋目睹了个周全,大概全班人都知道赵然喜欢她,不过马嘉祺这种货就别指望了。

       “作业。”

       赵然直接抬胳膊把作业本往身后垃圾桶扔过去,说:“想要去捡呗。”

 

       “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清高。”扔完还不解恨,又补了一句。

       马嘉祺被他这一下弄得挺莫名,源头和理由都顾不上了,反正赵然这厮本来就挺浑,就着之前的摩擦找事儿也不是不能够,没多想就要动手。这时旁边的丁程鑫倒站了起来,说:“赵然你是过够了,但别太过分行吗?”

       试问哪个为爱所伤的叛逆男孩儿能经得起这个激,赵然嗤笑着稍微欠了欠身。眼瞧小白兔就要吃亏,马嘉祺长腿一伸抬脚就踹翻了赵然身下的凳子,还连着人。

 

       赵然脸上非常挂不住,丁程鑫好得意,而马嘉祺在不知不觉中又干架了。

 

       当赵然费力撑着地起身,电光火石间在两人中掂量出了一个获胜率较高的干架目标——刚要朝丁程鑫脸上抡拳头时,梁总终于进了门。

       “赵然丁程鑫你俩干嘛呢!还有你,马嘉祺你踩着个凳子是要作威作福吗?我是服了你们,几分钟不看着就找事儿,放学一个都别给我走!”伴随着梁冉静的爆呵这一方天地迅速恢复平静,事主和看热闹的也迅速归了位。

       结果就是马嘉祺跟梁总说人是我踹的架是我引的,自发担了责任。可梁总不傻,三人一起被罚绕着操场跑十圈,马嘉祺外加一周走廊值日。

       十月下旬温度宜人,刚刚逃离了夏天的风也变得柔和起来,但应该不适合长跑。

       第一圈,两人并肩,一人独跑。

 

       第二圈,两人并肩,一人孤单。

       第三圈,两人并肩,一人跑路。

       好在这俩人一个长期夜跑,一个不间断练舞,这点运动量倒还能撑得过去。

       “妈的,累哭!”跑完第十圈后丁程鑫喊了句。他脸上透着红,后背的衣服也被汗湿透了,马嘉祺偏头瞥了一眼放慢了脚步,丁程鑫在后头跟着。

       两人买了水溜达到篮球架底下坐着,丁程鑫嫌热脱了薄外套,一只细白的胳膊撑在旁边的篮球架上,另一只手拿着矿泉水仰头喝着。喉结滚动,发梢汗湿,原本白皙的皮肤运动后透着淡淡的粉色。马嘉祺有点恍惚,想起了那个视频里的金色头发,于是抬手摸上了这人的后脑勺,感觉发丝细软,里层还透着热气。

       丁程鑫差点被水呛着,赶紧扭头看向马嘉祺说:“有点怕,总觉得你想打我。”

     

       这人和人之间,有的萍水相逢,有的露水情缘。有的网络一线牵,却没想到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知怎么就上了一条船,继而又变成了要携手一起面对同样风浪的人。









-



06章 http://yuxuefeife1.lofter.com/post/1e4c4a25_121597fb

评论(4)

热度(164)

  1. 月恶岛风今我来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