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我来思

屋檐下面是江湖,屋檐上只有柔软的人心。

【亓清小短篇】大学生创业,扫一下吧谢谢。


 放飞自我的产物,平时不这样,相当杰克苏,慎。

   


   “大学生创业,扫一下吧谢谢。”       

      简亓是个穷途末路的大四毕业生,觉得前路渺茫,于是打算在地铁上推广自己的创业计划。不想在地铁上看见了程以清。刹那间风云变色直男变弯天雷勾地火,沉入了颜狗的沦陷。迅速按住程以清准备扫公众号的手,靠近人家耳边呢喃道,不如加微信吧,你比创业计划更动人。

      程以清的脸霎时一红,耳垂仿佛红到快要滴血。偏偏对面人俊朗的刺眼,目光几经躲闪想要回避,奈何简亓强势按着自己准备扫码的手,无奈说道:“你有事儿吗?”这人一挑眉,挺欠的说了句:“想办事儿。”

       支支吾吾半天讲不出来话,程以清像是被猫叼去了舌头。半是生气半是想笑的抬起头。哪成想眉目无意含春,眼波间的流转让简亓眼呼吸一滞,开了口:“小模样儿真招人。”

      这时简亓垂眼一瞥,不知是羞臊还是愤怒,看到程以清的脖子都已经红透,却更是撩人。眼皮猛的一抽,定了定神儿说道:“这是害羞?还真是个宝贝儿。”程以清听了这话之后猛的将脸撇向一边,心中却已经动荡不已可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清冷了这么多年的心,刚才的撞击居然让程以清心口一痛。怕是迷了心窍。

       程以清心里正是辗转反侧思不得解,却见简亓低下头在他已经红透了的脖颈处落下一吻。不似登徒子的轻浮,仿佛是对极珍爱之物的小心翼翼的试探,小动物一般轻轻磨蹭心爱的人。程以清一下就心软了,声音发了颤:“那你扫我吧。”

       程以清再也无心自我揣测,究竟是心动还是惶惑。下意识说出口的话是物证,脖颈上那两片薄唇的主人是罪犯。现在他打算任由这场极富戏剧性的案件肆意展开。直到被简亓揉乱了头发才回神,见那人神色坦然: “咱们晚上去餐厅还是回家吃?”

       还没从激荡的余韵中走出,又猝不及防的被这人不要脸般的坦荡震惊了,心里想着这才刚认识怎么就回家里吃了,嘴上却说:“这附近好像也没什么好吃的地方吧。”说完自己都羞于这话里昭然若揭的含义,奈何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只能左顾右盼起来。简亓也不戳破他,带着份宠。好整以暇的望着程以清,牵起他的手,还给着一下下的温柔摩挲:“那你喜欢吃什么我们去超市买,我做。”

      结账时乖乖跟在简亓身后,心里还在盘算着自己到底是美色当前难以自持还是被下了蛊。盯着人家的宽肩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只见那人修长的手指在收银台边略有节奏的敲击片刻仿佛做了个决定,抬手取下了货架上近在身侧的杜蕾斯。回头暧昧一笑说: “家中常备。”

       程以清闻言一怔,嗔怪的看了一眼,心想着不和这总不正经的人较真。哪想到简亓却突然揽过他的腰,指尖带来的摩擦徒然让他一阵发麻几乎要软了腰,那人却还不放过他,在他耳边吹着气道:“常备是假的,遇见你才想着这是必备。”

       这人怕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总在公共场合做出这种举动。程以清心想。可不过在脑海中匆匆一掠,心早已被甜蜜占据。多巴胺使人雀跃,无脑那种。听了简亓这话更是羞臊难当,耳边一阵酥麻。一脑门磕在简亓后背,触感温热,溃不成军。

       简亓感到身后的重量,重新牵起程以清的手结完账就拉着他快步穿过人潮,程以清就任由他带着走,不知什么时候被他带上了车。刚想问你哪里来的车,话还没说出口嘴就被两片干燥的唇瓣堵住了,温柔的试探一下一下让自己放下了抵抗,身子都软了只能环在对方脖子上,这个回应让简亓有些激动,加重了节奏在嘴里攻略城池。

       一吻完毕,程以清把简亓推到了一遍,平顺呼吸:“行了,别演起来没完,简老师。”

   “您戏也不错。”简亓笑了,“别说,有时候来这么一下还挺有劲的。”

   “回家,浪的你。”程以清眼角弯着。

      细数一下这是俩人在一起第六个年头了。也不是什么要创业的大学生,简亓后来从公司出来单干。辛苦也有,但借着股轴劲儿这一路闯得是风生水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也有了拿的出手的成绩,而这位创始人一直以来都在亲自带着一位流量,却不是因为这人本身带来的商业价值与流量数据非常可观。只因这位流量名叫程以清,职为公司合伙人兼老板小情儿。



评论(6)

热度(102)

  1. 姜姜姜姜今我来思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说不出话太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