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我来思

屋檐下面是江湖,屋檐上只有柔软的人心。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第28 章     黄山行(下)    

 


       这趟花光存款的旅行跟期货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似的,只不过他们是一年不旅游,旅游穷一年。当晚直接入住了悦榕庄。


       一幢幢房屋青瓦白墙的错落于千峰万壑之下,被不太绿的绿化带环绕着。走进后有青石板铺满的蜿蜒道路,还有小桥架在结着薄冰的河上,墙壁间挤着一道道细巷。天色渐晚,头顶的幕布被抹了层花青,不论远观还是近看都极不像个酒店,遗世而独立,有点儿淡季乌镇的意思。


       日斜归路晚霞明,渐渐的晚霞都已经行了千里,朝气蓬勃的少年人们披着余晖入住于此。


       房间的三面都是落地窗,又贵又美,可不能浪费。还是男生一间女生一间,大家吃完饭后就回屋楞着看窗外的光景了。


       没想到在白茫茫的云海里浮沉了一天,傍晚能在同一片天空上看到这么多颜色,尤其被框在巨大的落地窗中,视觉上更为冲击。


       头顶上方的花青还没变,远处的红却艳丽得像被点着了一般,从山后层层燃起着。丁程鑫在床边的沙发跟马嘉祺挨着坐,盘着腿看向窗外。有些东西就是这样,越是摆在眼前时刻的细瞧,就越是难以发现过程变化。眨眼的功夫,此刻的火焰便已熄灭,转而月高微晕散,云薄细鳞生。


       “我的天,跟看巨幕电影似的,好震撼,甚至想写观后感。”丁程鑫收回了目光。


       马嘉祺当着刘勤和赵然,把想说出口的话临时加工了下:“电影里边儿还有俩主角,其实巨幕铺不下天空,一百多分钟的电影更盛不满人的感情。”


       “什么电影?”赵然在床上趴着发微信关心陈敏然,“感觉挺文艺啊,我也看看。”


       单身直男实在是太愁人了。


       刘勤打岔:“忠犬八公呗,你难道没看过?”


       丁程鑫意会了一下顿时笑得东倒西歪的,顺着姿势把头挨到了马嘉祺的肩膀上,没起来。马嘉祺伸一条胳膊虚虚的圈住了他,玩着手边的头发。


       “我怎么觉得你俩…”赵然愣了下,跟头轱辘的爬了起来,“看着这么和谐?”


       马嘉祺瞥了他一眼说:“怎么个和谐法,生命大和谐那种么。”


       “我靠,”赵然又躺下了,“真能发散思维,我可没说。”


       丁程鑫紧张的手心冒汗,都僵硬到了头发丝上。在他人的目光下是否应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他有着和少数人一样肯定的答案,又有着和大多数人一样逃避的反应。马嘉祺的手落在了细软的发丝之上,顺着方向一遍遍摩挲。心情像是被白天的云海笼罩,而此时身旁这一岁长的浪荡渠使得马嘉祺格外能让人依靠。


       临睡前两人脸对脸侧躺着,马嘉祺摸了摸丁程鑫的下巴,叹了口气。丁程鑫把被子往头顶一拉,直向这人凑着,被马嘉祺拦路捏住了下巴颏:“不弄出点儿动静来就难受,是不是?”


       丁程鑫垂下了眼皮。


       “我无所谓,你让我站在操场中间给你来一下也无所谓,”马嘉祺贴着丁程鑫的耳边低声说,“但是我更在意,也更尊重你的想法。”


       “晚霞很好看很精彩,可是一会儿就没了,不知道电影里俩人的结局怎么样。”丁程鑫小声说。


       “黑夜冗长,我竟毫不留恋片刻前的晚霞是如何大放异彩,只想陪你等那云天亮再漏微光。”


       马嘉祺发了条朋友圈。







-

小马表示朋友圈可以随便用,表白成了以后发红包就行。



29章 http://yuxuefeife1.lofter.com/post/1e4c4a25_12701869



评论(18)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