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我来思

屋檐下面是江湖,屋檐上只有柔软的人心。

【祺鑫】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番外)

番外也有了 感恩 我又省事儿了 

秦老师业务能力真的很强  斯德哥尔摩十级学者

虽然正文还没完 35章我才写了两句话哈哈哈真的晕厥了 

小马拍的黄山晚霞真的很好看 保存了! 




肖家夫人小狐狸:

丁程鑫有时候会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马嘉祺的。

大概是因为在KTV的那次亲吻,不是什么旖旎场景,却被马嘉祺和水星记给演绎成偶像剧。

有帅帅的男主角,起哄的群众演员,温柔的背景音乐,不算老套却十分平常的剧本,心跳加速的感觉,都十分清楚的以偶像剧的形式,并着啤酒味印在了嘴唇上。

那种晕晕乎乎的感觉,大概就是喜欢。

丁程鑫不像马嘉祺,他前十几年过的都是乖乖崽的生活,不逃课不打架不抽烟不喝酒,连班级倒数都没考过,猛地一让他早恋,还让他恋个男孩儿,他有点懵。

跟马嘉祺用书来证明自己不一样,他从小虽然乖,可是实打实是个有想法的人,那天把水星记来来回回放了二三十遍,一下子就把心里的事儿敲定了。

后来马嘉祺跟他告白,他回家又把水星记听了二三十遍。

丁程鑫知道自己喜欢马嘉祺,可是他连什么事喜欢都不知道。

估计也没人知道,小王子对玫瑰是喜欢,对狐狸也是喜欢,喜欢是一种感情,谁能把感情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说出来的,那只是话,不能是感情了。

听了许久,也想明白了,他喜欢马嘉祺,从那人拽的二五八万的时候就喜欢上了马嘉祺,从前不知道,后来知道了,也没怎么去认认真真的直面这些事儿。

丁程鑫向来走男子汉敢作敢当的路线,喜欢了就是喜欢了,马嘉祺总说自己犯浑,可是他不觉得是犯浑,喜欢了就上,跟是男是女没关系,重点在喜欢两个字儿。

丁程鑫甚至没在性别上纠结太久。

后来马嘉祺知道了这件事儿之后佩服他,“我当时纠结了挺久的,总是下不了一个定论,想把喜欢这件事搞明白,又想把喜欢男生这件事搞明白,搞来搞去的,反而把自己绕糊涂了。”

丁程鑫笑话他想的太多,虽然刚在一起的时候想多的那个人是自己。

“那个时候我总不确定——大概是没有安全感,你也知道,我第一次谈恋爱,不确定的事儿太多了,不确定被同学发现了怎么办,不确定被老师发现了怎么办,不确定毕业了怎么办。”

“可是我有一件事是确定的。”

马嘉祺问他是什么。

“你有没有发现,每次我笑出声的时候,你都会回头看我。”

“至少我能确定,不管我在哪你都能找到我,这就行了呗,你总说咱俩这件事是你犯浑,其实我比你更浑,只是没那么明显而已。”

不安全感的因素太多,唯一让我确定的,是你真真切切的爱我。

马嘉祺听见他说这些话心里就软的不行,把丁程鑫搂怀里亲了亲他额头。

他一向什么都不怕,不怕父母不管他,不怕打架,不怕被老师惩罚,不怕被爷爷骂,不怕世人看他的眼光和流言蜚语。

可是刚跟丁程鑫告白的时候,他是实打实的怕过,也说不上怕什么,总之就是害怕,一直到丁程鑫那天把嘴唇贴在他嘴上,心里的大石头才落了地。

丁程鑫说他俩这叫有病,一个在一起之前怕,一个在一起之后怕,马嘉祺说这不叫有病,这叫互补。

丁程鑫没事的时候总会想两个人的以后,洒脱归洒脱,真遇着没谱的事儿了还是要象征性的担心一下,他管这玩意儿叫仪式感。

马嘉祺笑着给他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高三学校强制性住校,俩人被分到一个寝室,今儿周五,室友全回家了,丁程鑫不想挤公交车,马嘉祺就陪他周六上完课再走。

宿舍没人的时候他俩就在一张床上抱着睡,也不做别的事儿,睡前连个晚安吻都没有,就单纯抱着,第二天两个人肩膀都得酸的抬不起来,第二个礼拜还得照旧。

“你想的也太多了,你那不叫仪式感,叫自我负担,总想那些虚无的事儿干嘛,未来都是没准儿的事,我也不敢跟你承诺太多,但是你得记住一点,只要我能,我就会在你身边,至于未来,不用想,也没必要想。”

过了一会儿,丁程鑫还是不说话,马嘉祺叹了一口气,又把人往怀里带了带,搂紧了他的腰。

“以后发生什么,是死是活,是好是坏,都是不确定的,咱们要学会庆幸,这会儿躺你身边的是我,在我怀里的是你就行了。”

丁程鑫这才笑出来,抬手招呼了马嘉祺后背一下子,“你他妈一天到晚跟我老师一样,这几年光被你教人生哲理了。”说完之后顿了顿,抓紧马嘉祺的衣服。

“你说的对,未来那些没谱的事太多了,谁知道是好是坏呢,只要这会儿听你讲人生哲理的是我就行了。”



我无法保证未来的那些不确定因素。
唯一能保证的,是只要我能,我就在你身边。

【配图:黄山晚霞】

                                             ——摘自马老师朋友圈




听着马老师唱爱让悬崖变平地写出来的。
大型蹭 @今我来思 热度现场。
这一段时间心理状态和身体状态都不是很好,写的东西不是很正能量,感谢今我来思能让我写番外,算是打开了点心窗?
再次表白今我来思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