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我来思

屋檐下面是江湖,屋檐上只有柔软的人心。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第37章       乌鸦                     

 


       “别看了!”刘勤蹦起来捂上了赵然的眼睛小声说,“你不能看!”

 

       “大姑娘啊,有什么不能看的?”


       马嘉祺闻声把丁程鑫的卫衣放下,回头看见赵然一脸不耐烦,把刘勤的手拂开迈着步子进了屋说:“丁儿,不要紧吧。”

 

       丁程鑫心虚的看了眼窗外,又盯着衣摆说:“没事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骨折了。”

 

       “掀开我看看,回头一定得找那个胖子算账。”赵然凑前说。

 

       “你可算了。”丁程鑫说完没动作。

 

       “我看看啊,急死我了。”赵然说着就要伸手,半路被马嘉祺按住了胳膊,箍得生疼,“嘶”得一声抽了口冷气,马嘉祺放手后说:“我看了,没什么事儿,就是块青。”

 

       刘勤简直觉得深渊在侧,赵然就是这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只会顺着杆儿上下爬,丝毫不带拐弯的,太他妈直了。

 

       校医大哥吃完午饭回到医务室后吓了自己一跳,三个男生围着个病床屏息凝声的,心说这什么气氛。结果一看病号也就碰了块青,也没必要开什么药,稍微嘱咐几句便遣散了这帮不速之客。

 

       往回走的时候好了很多,但还是扯着疼,一路上和马嘉祺慢吞吞的走着。剩下两个男孩很不适应正常走路,一路连跑带颠的先回了教室。

 

       午后的太阳把一切都照得泛着层光泽,橡胶跑道,篮球架,不远处的教学楼,手边的人。两人看似是这幅景象之中的人物,存在的理所应该。但在这层光泽的包裹之下,却是条磐石堆砌成的险路,心更如磐石不差移。

 

       这时有一点黑扎进了光泽里,分外突兀。

 

       一只通身黑色的长喙鸟当头飞来,停在了不远处的单杠上,眨着眼睛看向两人。

 

       “靠,我这么倒霉吗,”丁程鑫停下脚步跟那鸟对视,“刚血光之灾就遇着乌鸦。”

 

       “别瞎说,你这样的乌鸦都不乐意惦记。”马嘉祺轻轻拍了下丁程鑫的后脑勺,没拍实,触感软软的。结果话音刚落,那只黑鸟就跟挑衅似的叫了两声,丁程鑫皱了皱眉,心说真是车祸现场。

 

       下午第二节英语课上马嘉祺的手机震个不停,挂了五六遍,依旧不知疲倦的震着。实在受不了,终于插上耳机侧头趴在桌面上接了。

 

       “上着课呢!”英语老师喊了一嗓子。

 

       一分钟不到的通话,马嘉祺没有说一个字,也没有理会老师,挂了电话后直接开门出了教室,丁程鑫隐隐有些不安。

 

       快速的走着,走着走着脚都要打了绊,便小跑起来,身侧的景物迅速后退,唯一能聚焦的就只有眼前这扇校门。一开一合间关掉了自己的小半年,一开一合后自己要面对的又会是什么。马嘉祺这么想着,跑出了校门。

 

       周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走廊里落针可闻,尽头亮着手术中三个红色字体。等候区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女人正垂着头低低抽泣,干练的短发被引力打散,虚虚的遮住了侧脸。

 

       看到马嘉祺来,抬手搓了把脸,用呢喃般的语气说道:“你爸两天没睡,正开着会呢,就心梗了。”

 

       马嘉祺还是能认出来,这是他继母。即便没有见过几次,也足以在寥寥十几年的回忆里头划下大马金刀的一笔。

 

       发凉的手掌被长久的震动唤醒,马嘉祺坐到短发女人的对面,用手指滑到了接通。

 

       “是有什么事儿吗?”丁程鑫一手扶着自行车走,一边打着电话。

 

       马嘉祺神色怔怔,正回想着小时候的点滴。

 

       大概五岁多,那时已经记事了,老爸给自己买了辆自行车,后车轮搭配着两个小轮的那种。即便这样自己还是懒得蹬,老爸便用一条围巾系在车把上,在前面拽着小自行车走。

 

       ……

 

       后来长大了,应该是十五岁生日,老爸发短信说自己是个大孩子了,担当要随着岁数一起长,最后祝自己生日快乐。没仔细看便删掉了,老爸没有等到回信。

 

       ……

 

       原来比起对自己造的孽,还是记得的好多。

 

       如果罪孽罄竹难书,就先把爱排列重组。

 

       马嘉祺听着耳边熟悉的声音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最终抿着嘴回了个“嗯”。

 

       随着电话切断仿佛跌入一片无边黑暗。离开父亲身边也有了小十年的光景,这段时间来从起初无可忍受的愤怒到无处诉说的委屈,一点点虬结成网,包裹住了这颗不成熟的心脏。这些细密的网眼没有让恨钻进,同时也让爱无处萌发,兀自圈养在心房之中,更像悬崖料峭边上的一朵花,自开自落。直到后来被人拽了一把。

 

       其实是没有恨的,还是选择了生离。

 

       当明白了不光没有恨,还从心底里抽出来抖落了灰尘,正要借着午后用太阳晒晒时,却好像将要被死别选择。




38章http://yuxuefeife1.lofter.com/post/1e4c4a25_129a76d4





评论(13)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