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我来思

屋檐下面是江湖,屋檐上只有柔软的人心。

618的我眼睛疼,歇会儿说说马嵬行中的几个人物。

马嘉祺,警察局长的儿子,子不承父业,整天闲的满世界折腾,爹妈也不管管。一开始是出国学画画的,归国后开始搞实业,在翠玉路开了个青折瓷业当厂长,又忙又累还美滋滋。此人在北平想横行就能霸道,但目前的爱好是听丁老板的戏,吃丁老板的面,摸丁老板的猫。

丁程鑫,太平园里响当当的角儿。小时候在师父丁月平的平家班练功唱戏,后来师父走了再加上混出头了就不再跟戏班子搭伙,洒脱自由,毕竟大牌。可能是童年到少年之间经历的事情对他影响很大,所以此人极度悲观主义,成天劲劲儿的且经不起撩拨,爱好有二:摸猫唱戏。

陈岭,马嘉祺发小儿,崇文街西头的山记茶馆是他开的。此人面貌俊朗且看见漂亮男孩儿就拔不动腿,不久之前有一摞小情儿,自从叶涣清过来之后好像就都断了。人生格言— —吊儿郎当,苟且偷生,活着真好。

叶涣清,人如其名,清秀可爱。上海来北平投奔亲戚顺便在山记茶馆里唱小曲儿的傻白甜,南方人在北平茶馆里唱苏州小调,我不知道他多大脸。日常长在茶馆里,觉得他岭哥是个好人,比他祺哥要好一点的那种,并且是丁老板的迷弟。

丁月平,丁程鑫的师父,平家班班主,死心眼儿一个。攥着张信纸等了人家一辈子,等来等去一场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人毅力强大,寿命还挺长,享年七十五岁。

叶逢山,丁月平的那什么,年轻时热血上头,留下封信后一去影无诌。应该是趟大川翻高山一己肉身殚精竭虑了几年,不过后来发生了点儿意外,再说。

马局,雷厉风行,作风强硬,爱好收藏瓷器,不爱管儿子。

小孙,青折厂里相当于流水线班长,憨厚老实,问什么答什么。爱好是给丁老板介绍相亲对象。

孙叔,丁程鑫的邻居,小孙他爹。务农,不知道角儿是什么,只知道对门那个姓丁的独居美男子有点儿可怜,所以逢年过节会去投喂一下。

赵小萍,青折厂厂花,眼睛很大,此人心比眼睛还大。丁老板的相亲女嘉宾,但由于当天是他老板请吃西餐,不禁一顿猛吃,导致忘了搞对象这回事。


老高,警察局里的督察队长,日常酗酒,找丁老板麻烦被马嘉祺拿下了,看着就不像好人。


金子,猫,又胖又懒又馋,橘色的,丁程鑫养的。


这太平园落座在太平天街西南角,青折瓷业在翠玉路东头,一条路上的还有玫瑰餐厅。山记茶馆在崇文街西面,丁老板家住西绒线胡同儿,马嘉祺这种达官显贵住的地方以后再说。




-
三代人的故事,截止到十二章出场的就这些人,还有些没出来的以后再说。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