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我来思

屋檐下面是江湖,屋檐上只有柔软的人心。

马嵬行


第十四章    千千结           



       “丁老板!”

       俩人刚浅浅的分开,便听到了这句铿锵有力的喊话,好似硬生生给砸在门板上,凭空带出了几分震颤出来,根本用不上抬手敲门。

       丁程鑫把手从马嘉祺的肩膀拿下来,红着耳根稍稍退后一步:“我去开门。”

       “谁这么不懂事儿。”马嘉祺不满的说完后便在正冲门口的椅子上坐下,多少有点儿宣誓主权的意思。

       “我家芳竹昨儿夜里生啦,早晨就觉着羊水要破,马上给送市卫生所了,这不— —”说话这人是小孙,人逢喜事精神爽,只见他眼睛发亮,美得合不拢嘴,一口牙让黝黑的面庞衬的更亮。

       小院儿不大,十来步便能进屋,再加上这么大的喜事儿,所以丁程鑫也不好把人放门口应承。赶忙连连道喜,又做了个请的手势。

       小孙提着个竹编的小篮子迈进了屋,这还是李芳竹编的,小篮子里装着满到冒尖儿的红鸡蛋。

       “哎?祺哥?”小孙有些吃惊,把红鸡蛋搁在桌子上时又瞟见了桌面上那套茶具,还是他送去烤花的,不能更熟,“看这巧的。”

       “是挺巧。”马嘉祺八风不动的坐在那儿,听了这话玩味的点了点头,又瞧见桌上的红鸡蛋。

       “这是家里有喜了?”

       小孙一听这话又乐了:“昨儿我请假带芳竹去卫生所,当天夜里就生了,还是个大胖小子哪!”

       “那得恭喜了,”马嘉祺说,“甭着急上班,先把夫人陪好了。”

       小孙这人天生带着一股子憨劲儿,给个棒槌就当真,搓着手说:“哎,谢谢您!祺哥您这要相貌有相貌,家境自是不用说,还这么懂得疼人,哪家姑娘跟了您算是享福喽。”

       “哎?您是不是还没有...那个怎么说,”小孙爱给人牵线儿的病又要犯,挠了挠头说,“是叫心上人吧!您要是没有,我给您物色物色?”

       “心上人啊...”马嘉祺含着笑答。又看着这人好像不甘愿独自的幸福,非要把爱播撒千万家似的,那让满世界人都跟着他一块儿抱孩子的心马上就要困不住了。

       “那你说说,能给我物色到哪位高官富商的女儿?”马嘉祺使坏,故意问道。
       
       丁程鑫在一旁瞪他,目光感觉比几个月前的冷风还能剜人皮肉。

       “嗨,我也是高兴糊涂了,”小孙憨笑了一声,“哪儿用得着我介绍呀,估计给您暗递秋波的姑娘都能从青折排到后海啦。”

       秋波有没有不知道,眼刀倒是一记接着一记。

       “我有了,”马嘉祺抬眼看了下丁程鑫,又跟小孙慢悠悠的说道,“我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这心上人啊...正好好儿的端坐在里头。”

       “再给你坐塌了。”丁程鑫被他这番话酸得牙疼,忍不住插了一句。

       “那我改天得抱抱,看够不够斤沉。”马嘉祺面不改色。

       “得嘞,我这头儿红蛋还没分完,一会儿还得去卫生所,”小孙什么滋味儿都没听出来,浑当是文化人在拽词儿,往后退了一步,“祺哥丁老板,你俩聊着,我先忙去。”

       “哎,好。”丁程鑫说着,把人送到了门口。

       他回来后避开了马嘉祺的视线,那番话好像比刚才的亲密接触更加让人不好意思。

       “我抱抱。”马嘉祺一本正经的说到,还手掌向内,对丁程鑫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谁料这人没完没了。

       “…抱什么抱。”丁程鑫小声说。

       “你刚不是怕给你压塌了么。”马嘉祺说着,伸手一把给丁程鑫拽到了怀里,自己倒是没离开椅子。

       “所以我试试啊。”马嘉祺在他耳边说。

       丁程鑫有些羞愤,羞于青天白日的就坐人大腿,愤于自己居然不太想起来— —幸好金子睡了。

       马嘉祺没想到这人还挺听话,没点儿挣脱的意思。

       丁老板伸手环上了马嘉祺的脖颈,微凉手指贴在温热的皮肉上,也趴到他的耳边说:“那你觉得分量如何,压的塌吗。”

       听到这话他扶在丁程鑫腰际的手猛然收紧,让两人更加靠近。忍不住低笑了声,第一次发觉谈恋爱能让人这么上劲。

       “从血肉取丝织网,网中又有千万个用丝打成的结。这每个结都是我的血肉,你吧…既端坐之上,也化于其中,你本就是那千千结。”

       马嘉祺说话间嘴唇一直蹭着丁程鑫的耳廓。

       撩闲是撩不过了,于是丁程鑫受不了似的想要起身。刚没挣吧几下,那个铿锵有力的男声又拍打过来了— —这回更近,好似就在几步远。

       “丁老板!我篮子忘…”铿锵戛然而止,他看见丁老板正坐他祺哥大腿上,不由得张着嘴愣在原地。

       丁程鑫吓得差点掉下去,猛的窜了起来。

       “愣那儿干什么,过来拿着。”马嘉祺手上不闲着,把茶具从盒子里拿出来,又把红鸡蛋从竹篮倒进盒子里。
       
       “哎。”小孙木讷的应了一声,拿起竹篮后逃也似的离开了。

       “没事儿。”马嘉祺站起来,拍了拍丁程鑫的背。“等我和他说,不是那么回事儿。”
       
       丁程鑫偏头看了他一眼:“那还能是怎么回事儿,你不用,我就是怕吓着他。”

       马嘉祺愣了愣,没说话。

       “我没那么胆小。”丁程鑫说。

       这双丝网顾名思义,两人丝结成一张网,并非只从一人的血肉里抽。而千千结则是二人相互纠缠继而紧紧拴在一起后的产物,结可以有千千万万个,但每一个都是你我与共。












-
下章说说丁月平,完了,又不能谈恋爱了

第十五章http://yuxuefeife1.lofter.com/post/1e4c4a25_ee8d4a9a

评论(15)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