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我来思

屋檐下面是江湖,屋檐上只有柔软的人心。

马嵬行


第十七章    小事


       马嘉祺闻言偏头笑了,拉开点距离看着他:“有什么好谢的,爱是心甘情愿,自由是自己给自己的。就跟你指东我不往西打一样,听你的是因为我爱你,即使往哪儿打是我的自由,我还是愿意听你的。”

       “你这人怎么这样,”丁程鑫觑着他,“不要你的人权了?”

       “我留点儿必要的就行,剩下都送你了,”马嘉祺转身坐回办公桌后,又扬了扬下巴说道,“凭你差遣,为你不要脸。”

       丁程鑫这人唱起戏来看着倒有些年的道行,一颦一蹙间也能流转出几个心眼,可落到现实里头就差出千里— —丁程鑫张了张嘴,想不出说什么能显得既大方又浑不在意,他感觉每天都得有这么如鲠在喉般的几回。

       “瞧你那样儿,”马嘉祺又起身站到他面前,吊着眉梢找事儿,“我马嘉祺哪儿不如人么,想凭我差遣的都能从这青折排到后海去。”

       丁程鑫跟小孙有点儿相通之处— —给个棒槌就当针使,不过他是在认死了自己那棵歪脖树之后。

       “谁想凭你差遣?想凭你怎么差遣?都是谁啊?”丁程鑫瞪着眼问,说完又觉得自己不大度,又说:“谁那么不开眼。”

       马嘉祺没憋好话似的看着他。

       “说话。”丁程鑫还瞪着眼睛。

       “哎我说,”马嘉祺凑近仔细看他,“你说句心里话有那么难么,给你的你就接着,感动了就说爱我,不愿意了就说不愿意,再不行就打我。”

       不过这次没等丁程鑫摆出副欲语还休的表情,马嘉祺就先给了个台阶— —“走吧,找陈岭喝一壶。”

       不知不觉间今年已经被擦去了一半,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过得这么恍惚。

       一坐太平园,一家小茶馆,一间青折厂,都承载着各自的小事情。所谓小事情,凡在一人之上的都可以称之为此— —比如一个人的汗水,两个人的眼泪,三个人的感动,四个人的欢喜,又或者一家人的幸福等等,都是在这个巨大风景中也依旧能显得眉清目好的小事情。

       天底下,众多薄薄的一层墙皮下总能遮着好些小事情。

       “祺哥,丁老板!”

       俩人刚一进茶馆就看见叶涣清那张热情洋溢的脸,纯良的总想让人想卖出去试试看他到底会不会数钱。

       “你俩怎么赶着饭点儿来,”陈岭警惕的看着那登对的二位,“茶水随便喝啊,管饱。”

       “小叶,门口上车,”马嘉祺笑着说,“咱们去丹雅食府吃川菜去,让你岭哥一人守着门就行。”

       还没等叶涣清开口,陈岭挺着急似的说:“吃什么吃,你现在不能吃辣的。”

       “在青折厂门口把我丢下,哦,还把车顺走了那天你俩不也吃的挺好么,别欺负人小叶。”马嘉祺揶揄道。

       “那天岭哥说你在忙着谈恋爱,不能打扰你。”小叶诚恳的说。

       “啊?哪天?谈什么恋爱?”丁程鑫揪着小叶想一问究竟。

       陈岭笑着看丁程鑫扶着额头低声骂了句,然后说:“玫瑰餐厅那回,忙着提防你谈恋爱,我不得把念头扼杀在摇篮里么。”

       丁程鑫低着头回忆片刻,猛的想起自己那回乌龙相亲事件— —吃个破番邦菜还喝多了,回家哭了一鼻子,那人攥着自己手说的话又历历在目。

       “丁老板你怎么脸红了?”叶涣清关切的问。

       “他羞于面对自己的质问呗。”马嘉祺没个正形,看着叶涣清说道。

       然后眼睛便一直没从这人身上拿下来,连陈岭都察觉到了。

       “哎我说你干嘛呢,”陈岭用胳膊肘杵他,“一个不够你看的了?”

       马嘉祺走到叶涣清面前,愣是把小叶给看毛了:“祺哥你怎么了?”

       “你们说— —”马嘉祺没点名,却用胳膊撑着桌子扭身看向陈岭,“这五月还没过完就开始有蚊子了?”

       “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叶涣清问。

       此时丁程鑫马嘉祺还有陈岭的目光一齐看向了叶涣清。

       “...你消停会儿吧。”丁程鑫有些怜惜的收回目光。

       “操,我怎么才看见。”陈岭低声骂了一句,走到叶涣清身边把他的领子使劲往上拽了几下。

       “咳咳...”小叶被勒得直咳嗽,“陈岭哥你干嘛呀,勒死我了。”

       “哎哟,我看不下去了,小叶你可真是我亲弟弟。”马嘉祺捂着眼说。

       “昨晚弄的太靠上,露出来了。”陈岭在叶涣清耳边小声说。

       “...”叶涣清瞬间不关心谁脸红,也不看哪儿又有蚊子了。

       “你弄我还不让我照镜子,而且还骗人。”

       又他妈语出惊人。

       此时围坐在一壶茶旁边的几人纷纷面色各异。

       “那什么,咱们走吧,你那个蟠什么瓶还没着落不是吗?”丁程鑫不堪忍受,拽着马嘉祺就出了门。

       “...你可真是我的小宝贝儿。”陈岭这回意外的挺要脸,因为他感觉自己这脸此刻正一麻一麻的,明显不似之前。













-
非常短小,随便看看,小陈和小叶怎么搞上的以后再说。

乌龙相亲以及攥着手说的啥,详见第十章。


你们快来看看嘉陵江吧,里面都是我的眼泪,重庆坡路真的好难走,妈的想回家。

第十八章http://yuxuefeife1.lofter.com/post/1e4c4a25_eea6f448

评论(10)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