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我来思

屋檐下面是江湖,屋檐上只有柔软的人心。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第2章    英语作业


       不过新同学还未来得及掀起一阵酷酷的风波,就被紧张的学习氛围吹淡抚平了,期末当前,大家都能拎得出轻重。当然,除了每个班级都有的那么几个老师怎么努力敲打都不清醒的小青年,社会气息浓重那种。

       说起敲打,大概分两种类型——一种走形式敲完以后就仿佛石沉大海,只能听个响儿,待水面仅有的几丝波澜平静后便再无迹可寻。再者是颇有些希冀的敲,妄图马嘉祺这种又独又迷的聪慧男孩能为我所用。

 

       班主任今天敲打的对象是马嘉祺,说实话她在翻开成绩单前也没想到一个半路转学生的成绩,放我大重点班里居然也会如此一骑绝尘。

       班主任梁冉静是个三十出头的女老师,圆脸圆眼的面相颇有些显小,为人却是说一不二。日常压制着全班三十来号的青春期疼痛少年,也掏心掏肺的对着每一个孩子好,人称梁总。

       梁总的执行力极强,当即赶着课间的空档请了马嘉祺到办公室喝茶。

 

       “你先坐。”梁冉静合上学生档案说,“刚才看了你的成绩单,说实话放咱们班里掉不出前三,加上你年龄本来就比他们大一岁。综合考虑,老师打算给你在班里安排个职位,也能尽快和同学们熟悉起来。”

 

       马嘉祺听完乐了:“那什么,老师您不会不知道我是为什么转学吧。”

 

       “既然你转到我班里,那我当然有责任也必须知道。转校理由说起来是不太好听,你还能把同学给揍了。首先打人是不对,但老师无法了解其中原委就不能妄下评论。”梁冉静面不改色的叨叨着,“你现在转学了,狭隘来说成绩单就是你第一份敲门的简历。虽然我并不把它摆在第一位,但也抹杀不了你以往的努力。”

 

       “成绩没法儿来断定一个人,班干部这种工作我做不来,也没兴趣。”马嘉祺看起来相当擅长给人当头浇冷水,从丁程鑫到班主任,无一幸免。

 

       梁冉静好歹是个班主任,性格跟脸很是反差,不似丁程鑫一样的开朗小白兔。但她听了这番好赖不知的混账话也没撂脸子,说道:“我没给你贴任何标签,学霸或者问题学生,老师都觉得不适合你。不过敢肯定你是个好孩子,一切重新开始,你究竟是哪一挂的我也很好奇,那就交给时间来证明呗。”

 

       马嘉祺迟疑了一下,心说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学着打开心扉接纳一下这位疑似抱有善意的人。这个念头一掠而过之后终于经不住话密的梁冉静,就这么败下阵来,一顿讨价还价过后屈尊当了英语课代表。

 

       赵然那几个脑子里不存在作业这个词儿的小青年们有的搞了。

       第二天早自习马嘉祺便开始履行了英语课代表的日常职责——收作业。这人还是跟作自我介绍时一样酷,插着兜挨个到同学桌前来一句“英语作业”,没有一句废话,丁程鑫就这么盯着他收了两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轮到自己。

 

       反正先轮到赵然了,马嘉祺眼皮不带一掀的来了句英语作业后,算是中了下怀——连着后排那几个“社会小青年”一起围到他跟前,为首的男生开口:“哟怎么着,昔日叛逆男孩如今当上老师狗腿子啦?”

 

       马嘉祺单手撑在桌沿上,虚靠着说:“有作业就交,没脑子写就他妈继续愣着光合作用。单跟我来劲的话放学给地点,学校里我怕你丢不起这人。”

 

       面无表情的就把一群人给突突了,站姿还他妈跟模特儿似的,这让桌沿的主人丁程鑫非常望尘莫及。

 

       一众人也登时熄了火,嘴炮人人能来两句,扯到实战就尚未发育完全。

 

       丁程鑫交了作业,愣神儿看着新同学颀长的背影。


       不光酷,还挺凶。


       除了怕怕的,还挺想点特关。



03章 http://yuxuefeife1.lofter.com/post/1e4c4a25_120ffa77

评论(7)

热度(190)